当前位置:主页 > 靠谱代孕公司 >

做试管婴儿打降调针吗:经历试管婴儿的女人,

  罗优群在1988年6月出生,是中国第三例试管婴儿。

  最近,罗优群的一则采访视频上了热搜,他说,“当时我父母来做试管婴儿成功,简直不是幸运能形容的,比中500万还不容易”。

  而现在,30岁的他也是一名试管婴儿医生,每天的工作就是两个字“造人”。

  

  试管婴儿作为辅助生殖技术,在中国发展了30年,已经非常成熟。有很多家庭,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迎接小生命的到来。罗优群觉得,去医院做试管婴儿,就像去医院治疗感冒一样正常。

  其实,中国的试管婴儿数量已经多到惊人。英国《自然》杂志报道,2016年仅罗优群工作的中信湘雅就完成了41000例辅助生殖周期,就相当于美国全年的1/4。

  每个案例背后,都是一个经历了期待和焦虑的女人,一个盼望生命到来的家庭。我们的用户中,有两个妈妈的故事是这样的。

  1

  年轻的时候,谁不觉得这种事情离自己很远呢?

  受访人信息:小木,38岁,在上海工作的杭州人,3年前通过试管婴儿生下女儿

  刚毕业时,我在浦东一家庞大的外企工作,40岁出头的女主管每隔一阵子都会有几天不出现,就有同事窃窃私语议论:她肯定又去做试管婴儿了。
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如果主管一直脸色很臭,大家就心照不宣:这次估计又失败了,小心点不要惹到她。

  年轻的时候,谁都觉得这种事情离自己很远。

  我是30岁结婚的,后来备孕3年,在中药、偏方、体育锻炼各种折腾中,孩子迟迟不来,我跟老公说:我不想再等了,去做试管婴儿吧。

  对于我们这种“检查不出什么问题”的求诊者,医院建议先做人工授精。我得先接受一次通输卵管的小手术,那个过程其实非常简单,但那时却被吓到。

  

  手术出来看到老公我就哭了,特别想抽他,“为什么是要我来承受这些呢?”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是个工具,特别屈辱。

  后来想明白了,既然我把当妈作为我人生里的必选项,除了硬着头皮上,还能怎么样呢?

  第三次人工授精宣告失败,已经是大半年后的事情了,耗了这么久,对试管婴儿又期待又害怕,每次开一个多小时车去那家医院,心情都特别复杂。

  医院名气很大、人很多,护士医生脾气都很差。可这也没办法,4年前这家医院做一次试管婴儿是3-4万元,很多医院都要比这贵一倍不止。

  其实我这人有点娇气,从小到大都很害怕打针、抽血,不过那时候,已经完全麻木了。做宫腔镜(相当于种地前先松松土)、用药打针促卵、再一次次去取卵,这时候已经彻底接受自己的身体就是个生育容器了。到做试管婴儿的周期里,几乎每天都要抽,觉得自己的血真不值钱,脑子里想的都是赶紧去、赶紧能排上队、赶紧做完检查。

  

  第一次做试管做试管婴儿打降调针吗:经历试管婴儿的女人,,胚胎着床失败了。那段时间,每次看到什么“少女网吧产子”、“18岁女孩肚子痛上了个厕所生下孩子”这种新闻,我都气不打一处来:对人家来说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,到我这儿怎么就比上天还难呢?!

  咬着牙再来一次。

  接受完胚胎移植,大概到第10天的样子,医生说可以自己先在家验验了。

  那天早上我5点就起床了,自己躲在厕所里拿着验孕棒,看到慢慢出现两条杠的时候,有种恍惚的感觉:期待了太久,又害怕落空,不敢相信,也不敢高兴。

  怀孕的时候也吃了点苦,头一两个月是要打很多的黄体酮来保胎,打多了淤在屁股上散不开,针就很难推进去。每天清早赶着去打针,我都先买两个包子揣在兜里,打完针拿热包子敷一下屁股,不然真是疼得走不动路。然后才去搭上班的地铁,路上把包子吃掉。

  现在,我老公一直说我把孩子养得太娇气了。我也老是反省自己,确实有这个问题,大概是来得太不容易,所以我现在特别佛系:总是不舍得她受苦,也对孩子没什么要求,什么事情她开心就好。

  毕竟,我走了这么长的路当上妈妈,不就是为了看到她笑容里的光芒吗?

  

  2

  我公公一直以为试管婴儿不是亲生的

  受访人信息:小C,重庆的串串店老板娘。婚后五年开始做试管,第二次试管的两个胚胎都成功了,生下异卵双胞胎。

  做试管婴儿这件事,生理上的痛,我还能忍;心理上的压力,太让人难受了。

  医院人实在太多了,一个能早点看上医生的黄牛号卖到了三四百。等着看医生的时候,满屋子女人,讲的都是谁谁谁做了几次不成功、谁谁谁决定去领养了,听完非常压抑,觉得一点希望也没有。

  后来想想,第一次失败,大概跟我自己心理素质很有关系。

  老公当时怕给我压力,一直说“没关系,早来晚来,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要到孩子的。做试管婴儿打降调针吗:经历试管婴儿的女人,”他一直陪我跑步、爬山,加强体质,也不问我做试管的进度,显得很“淡定”。

  我也是神经很大条的人,还以为他真的不在乎,直到看到这一幕:

  店里的熟客带孩子来吃饭,那个娃娃一岁多吧,很可爱。老公主动说我帮你们带孩子吧,就在店门外带着孩子玩。过了一会儿我出去,看到老公在教人家孩子喊爸爸……

  挺心酸的,我都不知道,他其实这么想当爸爸。

  

  还好,第二次成功了。

  怀孕的时候还闹了个笑话:

  我们家楼下有个小诊所,一家人和诊所医生都挺熟的。那个医生一次碰到我公公,说:“你儿媳妇怀上了?”

  公公说:“嗯,可惜不是亲孙子,有点小遗憾。”

  当时把医生笑惨了。后来他和我公公好好解释了一下试管婴儿的原理。听说我公公明白了这是亲孙子以后,差点喜极而泣,回去跟我婆婆高兴了好久。

  我公公没什么文化,大概也不好意思来问我,我都怀孕5个月了,他才知道原来孩子跟他有血缘关系。

  唉,这是错过了多少快乐啊?

  这么回想起来,他一直在经济上支持我做试管,还给我买好吃的补身体……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能这么对待我,反正我是挺感动的。

  在我们这边农村,很多人都对试管婴儿这个事情不了解、有偏见,连年轻人也是这样。我试管成功后,在我们做生意的那条街,被前前后后那些店铺的服务员都传遍了。

 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,别人问也就直说,她们自己反而还觉得不好意思,回去就悄悄告诉身边不孕的朋友,跑来给我塞钱,让我陪她们去做试管。

  那时候我才发现,身边不孕不育的人还挺多的,但是很多人碍于面子,特别是男人的面子。后来有一对直接去医院想做试管的,结果一查是男的精液成活率低下,还好检查得早,靠吃药调理好了。

  

  这两个故事听起来有点辛苦,但是都让人觉得特别温暖。现在,两个妈妈都很幸福,小木开始慢慢说服自己对孩子放手,给孩子更多成长和独立的空间;小C的一对双胞胎,一个好动、一个内敛,一个像妈妈、一个像爸爸。

  就像罗优群说的,试管婴儿技术是非常正规、成熟的医疗手段,辅助生殖技术诞生的小孩,一样是可爱聪明的孩子。

  

  ▲罗优群和自己自然出生的孩子

  生命可贵。每个生命来到世界上都不容易,每个妈妈的付出也都很值得。在当妈这条路上,你觉得最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?可以留言告诉我们哦~

上一篇:试管婴儿的寿命长吗:中国第一个试管婴儿,如
下一篇:试管婴儿默认一男一女吗:试管婴儿第一次失败
  

更多文章

热门问题

关于我们

爱丁优生助孕由毕烨女士(哈佛大学医院管理硕士、医生)创办于2013年,以国际前沿MLP身心整体的服务理念,线上+线下的方式,提供优势、连贯、个体化的优生助孕服务。

名医工作室

林金芳

林金芳

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

主任医师/教授/博士生导师
上海女性生殖内分泌诊疗中心主任

专家详情
房繄恭

房繄恭

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

主任医师/教授
房氏调经促孕十三针创始人

专家详情
胡燕军

胡燕军

浙大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

主任医师/博士
浙江百姓信赖优秀助孕医师

专家详情
杨洪艳

杨洪艳

广东省中医院

主任医师/博士/博士生导师
国家名老中医学术传承人

专家详情
梁佩燕

梁佩燕

爱丁生殖免疫专家

北京大学博士后
美国生殖免疫协会会员

专家详情
梁若笳

梁若笳

浙江省中医院妇科

副主任医师/中医博士
国家名老中医学术传承人

专家详情
邓伟芬

邓伟芬

原深圳武警医院生殖中心

主任医师/硕士生导师
试管婴儿临床妊娠率65%以上

专家详情
王凌

王凌

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生

主任医生/博士生导师/博士后
尤其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

专家详情
 唐玉珠

唐玉珠

爱丁医学总监

擅长卵巢功能减退
试管失败的中医养卵助孕治疗

专家详情
何援利

何援利

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妇产科

主任医师/教授/博士生导师
擅长保护生育力的宫腹腔镜手术

专家详情
王诚

王诚

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生殖中心

副主任医师
擅长妇科疑难疾病的超声诊断

专家详情
李荔

李荔

广东省妇幼保健院

主任医师/教授/博士生导师
擅长各类妇科内分泌疾病的诊治

专家详情
钟兴明

钟兴明

广东省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

主任医师/博士
生殖免疫与遗传中心主任

专家详情
李大金

李大金

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

主任医师/教授/博士生导师
生殖免疫专家

专家详情

快速导航

更多文章

咨询电话:15527283220

周一至周五9:00-17:30

prc美国试管中心

Call me:

15527283220

© 2019 prc美国试管中心

haoyundaojia00
加微信抢占优惠套餐